为何他变了?当初最崇拜的,现在却变成最厌恶的?

「我常常觉得自己是个小三,工作才是他的大老婆。」
女人开始厌恶她自己嫁到这个家里面来。

还记得快要接近三十那几年,过往的经验告诉她,只会说甜言蜜语满嘴梦想的男人根本不值得信赖,有钱有工作才是真的。好不容易在她几经比较之后,找到一个经济稳定、疼她、又有事业心的男人。结婚那天,她的姊妹淘小柔还哭了,并不是因为她要嫁了,而是因为小柔有点嫉妒,她竟然可以找到这幺好的伴。

没想到结婚两三年之后,这个人人按讚的婚姻却变成了一场恶梦。那个当年让她崇拜的、让他觉得安心的男人的事业心,竟然变成阻碍他们婚姻关係的一支钉。

「嫁给我吧,下半辈子我养妳。」男人说,但这当年听起来让人心动的男子气概,现在回想竟然如此荒谬。

「妳就在家里面顾小孩就好了,不需要去外面抛头露面。」结婚第一年他这幺说,她虽然有点感觉被迫,还是辞去了薪水很高的主管工作。

「为什幺要管我这幺多?妳要不要去找个工作、或者是自己找一些有趣的课上?就是因为妳没事做,才会东想西想。」几年之后男人这幺说。女人觉得委屈,但女人不知从何说起,她心想:当年是谁叫我在家带小孩的?现在又说我生活圈太小?



女人也很生气, 一方面是气他说话不算话,另外一方面是气自己为什幺要把人生给活小了,好让对方糟蹋?



关係的牢:最崇拜的,却最伤害

在感情里面我们常常遇到一个弔诡的状况是,当年妳最崇拜的那个威风凛凛、安稳可靠、脚踏实地的男人,为何最后却变成极权专制、沙猪传统、讲一百遍也听不懂妳在说什幺的木头?

以前我就会说,当妳仔细看上面这些叙述的时候,会发现不论正反,描述的其实都是同一个人。妳之所以会发现当初的崇拜现在变成伤害,只是因为不再能够看到他的好,而把那样的好看成一种关係的牢。

这个牢厉害的地方在于,它同时吸引,却又伤害妳;妳同时被他的自信和迷人、霸道或老实所吸引,但也同时因为他的骄傲麻木和自我中心感到疲累。也因为这样,妳试图想改变却又无力改变,一直以来,妳总是想要让关係变得更好、改变现状的那一个,他却总是把妳当作无理取闹的那一个。

不过,如果用更多元的观点来看这件事,就会发现其实这个现象代表了很多的不同的意义:

1.依靠/被依靠的角色(Dependent / independent role)

从荣格心理学的观点,那些妳所爱的和讨厌的他,都是妳自己内在的一部分,这也是为什幺你们彼此吸引、呼唤[1]。对妳来说,那种追求安稳、确定、有人可以保护、甚至可以保护别人的,也是妳想要变成的样子。当初妳之所以会崇拜他,是因为他呈现了理想中的妳,妳也想要跟他一样,变成一个可以依靠的人,你希望他可以带出那个「妳所渴望的自己」[2, 3]。但在一起之后却发现,由于他已经长年习惯当「可靠者」,妳永远只能在他的支配下,当那个倚靠他的人。

2.矛盾的依附需求(Attachment need)

我们对于自己的情人,又崇拜又失望、又爱又恨的感觉,其实有一点类似与父母相处的时候[4, 5]。在情人和父母面前,往往都会表现出比较脆弱(Vulnerability)的部分[6]。因为对伴侣的依靠连结,让我们可以感觉到他的好;因为在他的支配下,我们也感觉到安全。另外一方面,有时候我们也想要做自己、有时候又是如此的害怕「全能的他」,害怕他的能耐和权力大到竟然可以压过自己*[7, 8],我们只好透过恨他,来拿回一点自己的权力。很多时候,在感情里面的愤怒背后,其实是一种伤心,一种「我怕我不够好,但我更怕如果我说出真实的感受,会让你看见那个真正不好的我」的伤心、一种「如果你看到这样的我,你就会离我而去」的伤心[9]。

3.缺乏回应性(Lack of responsiveness)

崇拜是一回事,但爱和回应是另一回事。妳对他的崇拜,并不代表妳不需要爱。当初他表现得那样霸道,但妳并不会觉得被剥夺,其实是因为当妳有需求的时候,他还能够回应[10];当妳感到寂寞孤单的时候,他仍然会在妳身边;当妳有些难过,可是说了他听不太懂的时候,他仍然会陪着、尽量试着去了解,但随着交往时间越来越长,这些关係里面的回应却越来越少。



真正伤害妳的,并不是崇拜本身

所以,真正伤害妳的不是崇拜本身,而是当他只顾着过他的生活,而没有应妳的需求,这样的疏离就远成了一种冷漠。

在感情里面,我们自始至终爱上的都是同一个人。当妳说「他变了」的时候,并不完全是因为妳无法再崇拜他的好,而是妳们渐渐变得没有办法看见、回应彼此的需要。说出脆弱总是冒险的,因为长久的委屈,妳变得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信任他,但总要有一个人先开始。

海苔熊

*注解

有兴趣的人可以参考这篇的人可以参考这篇蔡孟岳医师的《忧郁的心理位置》(Depressive Position)。

延伸阅读

1.         长尾刚, 图解荣格心理学. 2008, 台湾: 易博士.

2.         Rusbult, C.E., et al., "The Part of Me That You Bring Out": Ideal Similarity and the Michelangelo Phenomeno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09. 96(1): p. 61-82.

3.         许皓宜, 如果,爱能不寂寞. 2015, 台湾: 三采.

4.         Zeifman, D. and C. Hazan, Attachment: The bond in pair-bonds, in Evolutionary social psychology, J.A.S.D.T. Kenrick, Editor. 1997, Erlbaum: Mahwah, NJ. p. pp. 237-263.

5.         Hazan, C. and P. Shaver, Romantic love conceptualized as an attachment proces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987. 52(3): p. 511-524.

6.         Lemay, E.P. and M.S. Clark, "Walking on Eggshells": How expressing relationship insecurities perpetuates them.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08. 95(2): p. 420-441.

7.         Klein, M., A contribution to the psychogenesis of manic-depressive states.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sycho-Analysis, 1935. 16: p. 145.

8.         蔡昇邑, 以客体关係理论角度探讨韩剧「没关係,是爱情啊」中之母子关係. 谘商与辅导, 2015(352): p. 7-11.

9.         Johnson, S., Hold Me TightSeven Conversations for Lifetime of Love. 2009, 台北: 张老师文化.

10.       Reis, H.T., M.S. Clark, and J.G. Holmes, Perceived partner responsiveness as an organizing construct in the study of intimacy and closeness, in Handbook of closeness and intimacy, D.J. Mashek and A.P. Aron, Editors. 2004, Erlbaum: Mahwah, NJ. p. 201-225.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仰望的爱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