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他们谋杀了自己的女儿

为何他们谋杀了自己的女儿

  2001年6月某日一架飞往中国的班机上,娇小黑髮的律师罗萨里奥‧波尔多(Rosario Porto)紧张地坐在记者丈夫阿方索‧巴斯特拉(Alfonso Basterra)身旁,这对三十多岁的夫妻正前往领养女婴的路途上。儘管波尔多起飞前已经先服用了抗焦虑药物,但仍过于激动而兴奋地睡不着觉。

  在当时,从中国领养孩子的情况并不常见。尤其是他们居住的西班牙西北部圣地牙哥康波斯特拉(Santiago de Compostela),这座不到十万人口的中产阶级城市,还未曾有人这样做;纵使是整个加利西亚自治区(人口约270万人),也仅只有几名来自中国的孩子。随着生育率一落千丈和严格的收养制度,西班牙孩子需要家庭收养的情况相对较少,领养外国孩子变成相对迅速和容易的选项,至少只需花费一万欧元或更多的费用即可完成。到了2004年,西班牙已经成为全世界涉外收养率的第二名(仅次于美国);次年,收养2750名中国儿童的数目达到最高点。而由于中国一胎化政策,这些儿童里女孩就佔了95%,因为男孩需另外加价。

  波尔多和巴斯特拉这对白领夫妻,毫不费力地说服了当地西班牙政府,他们承诺会是称职的父母,孩子也会在充满爱的大家庭下成长。心理医生的评估报告描绘了夫妻的正面形象,波尔多是「友善、轻鬆、感性、合作、适应性强和热情」的女性,而她描述丈夫是「耐心、随和、理解和幽默感,并拥有坚强性格做出决定」的人,他们的朋友则形容波尔多的家庭就像是「现代贵族」。

为何他们谋杀了自己的女儿

  经过两个星期繁複的收养手续后,他们将出生于中国湖南省、矮小且体重不足的九个月大女婴带回圣地牙哥康波斯特拉,办理新的西班牙身份证并取名为阿颂塔(Asunta Yong Fang Basterra Porto)。领养外籍婴儿带来了满足感和拯救孩童的道德声望,波尔多继承了父亲的西班牙驻法国领馆名誉领事位置,甚至现身当地电视台分享关于领养的经验。

  随着时间过去,阿颂塔日渐成长身体也变得健康许多,并在学业上展现了特别的天赋。除了能说西班牙语和加利西亚语外,同时还聘请家教学习英语、法语和中文,以及学校的德语课程;才艺部分则包括芭蕾舞、小提琴和钢琴,这些课程据称几乎都是阿颂塔自己要求。

  阿颂塔的芭蕾舞老师受访时指出,阿颂塔曾经提起自己的週六是什幺样子:七点起床,八点到十点读中文,十点十五分到十二点半来学芭蕾,然后上法文课直到午饭前。接着还上小提琴跟钢琴课。阿颂塔的父母以她为荣,也悉心督促她的学习。这个女孩对陌生人很畏缩,但在家里精力旺盛。她会学一些政治演讲的语调嘲笑父母,也会玩弄舞衣的荷叶边。不能不说,这个女孩本身是母亲华丽文艺生活的一环。

为何他们谋杀了自己的女儿

  到了2012年九月,满12岁的阿颂塔似乎已经受够了週六週日也不停歇的才艺行程。波尔多与丈夫全心全意,就是要形塑一个「人造神童」。在外人看来,她是个行程满档的天才小孩,但她心里究竟怎幺想呢?某次,当波尔多在熟人面前交代女儿课后活动清单,阿颂塔忽然发怒:「只不过因为你喜欢,所以我就得做!」但大部分的时候,阿颂塔看起来是幸福的。她表现良好、守规矩。但也曾向家里的清洁工兼保母冈萨雷丝诉苦。阿颂塔已经比妈妈还高了,即将进入青春期。「就我看来,这是个田园诗般的理想家庭。」冈萨雷丝这幺回忆道。

  但这个看似完美的家庭出现了裂缝。2009年时,母亲波尔多在私人精神专科医院住了两个晚上,她说自己有自杀念头、精神萎靡和内疚的情况。「她与女儿相处变得异常暴躁,认为她是个麻烦。」心理医生在诊断笔记中写道。然而两天后,波尔多自己办理出院,只安排定期回院检查。

  2013年初,波尔多和丈夫巴斯特拉突然离婚,週遭的朋友们也感到惊讶。事实上,波尔多向朋友承认厌倦了自由撰稿人身份、整天在家的「家庭主夫」巴斯特拉,因此有了外遇,对象是一名自信、充满活力和成功的商人。当巴斯特拉藉由电子邮件纪录发现妻子外遇后,这段婚姻随之崩溃,但仍共同抚养阿颂塔。虽然波尔多曾与女儿坐下来聊离婚的事情,但没有人知道已经进入青春期的阿颂塔是如何反应一切变化,她完美的世界正在崩解,对父母的信任也有所动摇。根据后来多方证词显示,阿颂塔或许已经意识到父母有杀害她的意图。

为何他们谋杀了自己的女儿

  2013年9月22日凌晨,警方巡逻时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女孩尸体,由于陌生的亚裔脸孔,警方也立刻查到受害者身份是阿颂塔,震惊消息迅速传遍小城镇。儘管没有实物证据,如指纹或纤维,但闭路电视监视器画面和多项可疑线索,检察官何塞‧安东尼奥‧巴斯克斯‧泰恩(José Antonio Vázquez Taín)下令逮捕波尔多和巴斯特拉。

  经过两年多的调查审理,证据显示他们两人有计划地共谋杀害阿颂塔,而实际动手的是母亲波尔多。从案发的几个月前开始,波尔多就在食物中掺入镇定剂,最后以窒息手法谋杀了养女阿颂塔;法庭指派的心理医生也认为她虽然有自恋和抑郁倾向,但有能力区分正确和错误的事,并不足以构成谋杀的藉口。由于犯罪发生时间是在儿童杀人犯处以终身监禁的新法案以前,他们最终被法官判以18年有期徒刑。

为何他们谋杀了自己的女儿

  有罪判决丢出了全新且无法回答的疑问,调查人员只能猜测为何这对夫妇要领养小孩。根据波尔多的说法,巴斯特拉从来就没有想要小孩,从她父母而来的压力或许是领养小孩的原因之一。从此案看见傲慢与自私的一名调查人员说道:「我认为他们想投射出一个幸福家庭的刻板形象。她认为自己想要什幺东西,就能用金钱购买获得。而如果她不要了就会摆脱甩开,而他帮助妻子实现冲动欲望。但当她过度依赖时,他变得暴力。」

  所有人都从未想到光鲜亮丽的波尔多和巴斯特拉会变成儿童杀人犯,但这桩案件确实有许多能深刻反省的部分。波尔多的精神问题从通过领养程序前就有徵兆,它不是被波尔多巧妙的隐瞒,要不就是评估领养申请的心理医生有缺失。「他们是我见过最自私的两种人:她是个被宠坏的孩子,而他有着自以为优于全世界的傲慢。」检察官泰恩说道。

参考报导:The Guardian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