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同婚修法】幸福盟总召:我也有同志朋友 也爱他们

【反同婚修法】幸福盟总召:我也有同志朋友 也爱他们

「同志婚姻法案」历经多年推动,在 2016 年 11 月 17 日 成功进入立法院的「司法法制委员会」审查,下一代幸福联盟因而展开陈抗行动,挡下法案。今年 10 月 9 日,中选会宣布由幸福盟发动的「爱家 3 公投」连署顺利成案、可绑年底大选。

我们试着从幸福盟成员的个人生命开始了解,探索他们反对同志婚姻、同志教育的原因,以及他们对议题的观察与思考。

【反同婚修法】幸福盟总召:我也有同志朋友 也爱他们受访者:游信义 下一代幸福联盟公民行动总召

芋传媒记者林咏青採访整理

 

Q:你身边有朋友是同志吗?会不会意见不合、影响相处?

A:我有现在还是同志、或是后同志(指曾经是同性恋者)的朋友。这不影响我对他们的爱,他们还是我的好朋友、学弟妹。只是难免会感受到双方有一点什幺东西隔开,有时候空气会凝结。

年轻人有很多群组,我们原本都会在里面表达自己的看法。2016 年在同婚法案一读那阵子,我特别感受到情感上被撕裂,「歧视」、「霸权」、「恐同」之类的标籤式话语充斥,根本没办法理性看待。当气氛对立,谈的时候就有情绪,讲了也听不进去。

所以大家说好,以后在群组里不谈这个,但避而不谈也会产生误解。你想的跟我想的不一样,越是如此、也越是考验社会的成熟,所以我觉得公投是一个沟通的好平台。

 

Q:为什幺幸福盟反对同志结婚?

A:事情不能这样看。在台湾,同志一直都可以结婚、举办婚礼,也实际生活在一起,现在各大都市还有开放同性伴侣注记。

我了解当同志共同经营生活的时候,会产生医疗、遗产、继承等类似婚姻权利义务的问题,这是因为相关规範不周,我也认同我们应该帮助他们解决问题,但是否一定要藉由改变「婚姻制度」来解决这些问题,应该要再讨论。

【反同婚修法】幸福盟总召:我也有同志朋友 也爱他们

Q:你认为同志婚姻跟异性婚姻有什幺不同?

A:同性结合跟异性结合的本质上就不同了,不但自然上性别不同、结合的结果也不同。不管是不是创造论者,男女生来就有别,不同的人事物当然会有不同的处理。所以大家常说「齐头式平等只是假平等」,本质上就是不同,不同不是歧视。

民法上「婚姻」的定义原本就是异性,今天我们可以在一个有民主保障的环境讨论这些,正因爲行之有年的婚姻制度是社会稳定的基石,它确保秩序、维护人的尊严、建立伦理观,是先有婚姻、才有社会。既然它这幺重要,我们就应该维护它,制度,一定有它存在的意义和目的。

 

Q:你认为同志结婚不能适用「婚姻制度」的原因是什幺?

A:既然同性结合跟异性结合不一样,当然不能叫婚姻呀。除非你认为婚姻没有特殊性,不需要去高度确保婚姻的价值,那当然大家都可以来改变婚姻的定义。

但是,想改变的一方为什幺要改变?只有这个解决方法吗?改变的幅度多大、有多少法条要变动?去性别化之后,是不是也要去亲等、去血缘?我这样讲当然有点夸张,但是一牵涉到法律制度,这件事情就跟每个人都相关了,不能说「同志结婚干别人屁事」。

 

Q:如果同志只是经营两人生活需要法律保障,不去牵扯到孩子,你是否就比较支持?

A:当然啊!民法是有系统、有结构的,所以我们提出一个公投案是另闢专法或专章保障同性伴侣权益。同志也是我的同胞、我的家人,保障如果有不足的地方我们可以讨论,但是不要因为这样就改变整个制度。

【反同婚修法】幸福盟总召:我也有同志朋友 也爱他们

Q:你进一步走上街头或参与下一代幸福联盟,推动公投反同婚的契机为何?

A:全民有共识吗?同婚法案在 2016 年一读后,因为我们不断陈抗才挡下来。当时游盈隆的台湾民意基金会公布民调有超过五成反对同婚。但政府硬是要通过法案,人民也只能觉醒。

我们是上班族,工作、拼经济都来不及了,还要上街头。我把权力和信任交给政府,但政府到底是怎幺做事的?我慢慢体会到人民自主很重要,因为政治有太多不稳定因素。发动公投工程非常浩大,但我们也是因为爱台湾这块土地、爱孩子才会站出来。

 

Q:幸福盟具体诉求有什幺?推动公投的过程中,遇过什幺挫折?

A:台湾很大的问题是离婚率高、生育率低、人口结构快速老化,还有爱滋感染率、性侵案、堕胎等。我们当然不希望台湾继续这样下去,所以诉求政府扩大家庭教育政策,具体方案有:对男女婚前辅导;增进性别平等,像是鼓励男性投入家庭分工、男性育婴假等;延长有薪育儿补助;鼓励爱家幸福企业;透过减税或是奖励住宅来鼓励结婚等等。

家庭出问题,孩子的身心也会出问题,所以我们和 NGO 团体长期关注家庭议题,一直在做课后安亲课辅、关心弱势孩子、帮助隔代教养家庭、经济新贫家庭,从不觉得是需要拿大声公宣传的事。这多少也跟信仰有关,我是基督徒,就是要爱人、照顾穷人和弱势。可是这些为了台湾好的主张,却往往被口水战淹没掉,没有被看见。

我也知道我们主张的传统价值,对年轻人来说共鸣不是那幺高,但仍希望慢慢让他们了解我们在讲什幺。所以看到某些政治人物刻意操弄议题、部分团体有计划的想改变大众的看法,都让我蛮难过的。

【反同婚修法】幸福盟总召:我也有同志朋友 也爱他们

Q:为何反对国中、小在性别平等教育课程教授同志教育呢?你认为几岁的孩子才适合?

A:我通常会反问为什幺电影要分级?就是为了「适龄」保护孩子。

性与人格发展密切相关,态度本来就要很谨慎,它不仅与自我认同有很深的关联,甚至还会带来新生命、要负责任。在国中、小阶段的孩子根本没办法负什幺责任,我们有必要让他们这幺早接触这幺複杂的认同吗?所谓性别光谱,会让孩子对性别进入一种不确定的状态。

课本是灵魂的粮食,是需要记下来、会考的,是要吞吃进去成为生命一部份的。新生儿也不能吃硬的东西呀。父母有义务保护孩子,等他们慢慢长大到可以独立思考、可以负责任的时候再去了解嘛。

 

Q:若你的孩子在国中、小阶段遇见性别气质不同的同学,会如何教导他与这样的同学相处?

A:孩子在学校本来就会遇到各式各样的同学,有高矮胖瘦、功课好功课差的、很会打篮球跟行动不便的,当然也包含性别气质不同的同学。

我会教导孩子面对各式各样的同学时,要尊重对方,告诉孩子「你也不完美呀,我们都不完美」,所以需要用爱来面对,互相包容。

我们当然反对校园霸凌,绝对没有人想看到霸凌悲剧的遗憾。

 

Q:你有什幺话想对与自己意见相左的人说?

A:希望不要以「歧视」标籤化我们。期待在公投的过程中,能让年轻朋友敞开心、好好谈。我们可以彼此学习,不要失去沟通的机会。

也盼望对方思考:做自己、颠覆自然的目的和意义是什幺?我们到底在讨论什幺?坚持什幺?争取什幺?

 

Q:如果最后「爱家公投」没有通过,或「爱家公投」与「婚姻平权公投」同时通过,你会怎幺想?

A:公投只是一个阶段性的过程,当然最后的结果、数字还是很重要,它表现了民意。但大家有没有在过程中更认识这个议题?彼此互相了解得更深入?误解解开了吗?

无论结果如何,我们都会继续努力传达幸福盟支持家庭价值的理念。

 

延伸阅读:

  • 【支持婚平1】异性恋走上同运之路 「看见他们的生命,很冲击」
  • 【支持婚平2】教师刘育豪:因为性平教育重要,所以就要做啊
  • 【支持婚平3】牧师陈思豪:基督徒「行公义」,不该成为压迫者
  • 相关推荐